海曼·明斯基是者吗?

自2007到2009的金融危机以来,海曼··明斯基被公认为20世纪后期最具洞察力的经济学家之一。正如托马斯·I·帕利在2010年4月的《月度评论》中写道:

除了凯恩斯,似乎没有经济学家像已故的海曼 米斯基那样,从2007到2008的经济危机中受益匪浅。2007年八月份崩溃的次贷市场被广泛地贴上了“明斯基时刻”的标签,许多人认为,金融体系随后的内爆和大幅度衰退证实明斯基关于资本主义危机的“金融不稳定假说”。例如,2007年8月,次贷市场崩盘后不久,《华尔街日报》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有关明斯基的报道。

然而,如果明斯基在金融危机爆发时还活着,他由“金融不稳定假说”获得名声并不会使他获得所谓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因为他是一个非正统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家,坚定地反对新古典主义正统经济学。这是明斯基这一非主流学说的主题,以及这些观点如何与里卡尔多·贝洛菲奥雷在接下来的文章中对资本主义更广泛的批判联系在一起。

1976年,时任意大利银行行长的圭多·卡里被任命为意大利工业家联合会的主席。在那里,他重建了意大利工业协会的研究部门——工业研究中心(CSC)。同样来自意大利央行的保罗•萨沃纳则是成为了CSC的第一位董事。工业研究中心的智库向各国持不同理论倾向的经济学家寻求建议,从货币学派到后凯恩斯学派来者不拒。由于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Jan Kregel被CSC聘用,海曼·明斯基得以在1978年被邀请为CSC的访问学者。萨沃纳通过通过科学委员会的成员米歇尔·弗拉蒂阿尼与瑞士的货币主义经济学家卡尔·布伦纳取得了联系。萨沃纳和弗拉蒂阿尼在罗切斯特大学的影子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会议上遇到了布伦纳。布伦纳对明斯基大发雷霆,并对萨沃纳和弗拉蒂阿尼两人抱怨道“你们带了一个者来!”卡里和萨沃纳对此并不是很在意。

但问题仍然存在:明斯基是一个事实上的者吗?当然不是。但是,在他出生一个世纪后,理清他思想传记中经常被忽视的方面是有用的。他的学术遗产和政治遗产一直受到金融不稳定假说的制约,这一假说是他声誉的基础。这一假说很重要,但也有其局限性。